博客新闻资讯网致力于打造"新,快,具活力"的新闻资讯门户网站

冯慧美新闻博客资讯网

工作人员都撑起了伞

发布:admin04-21分类: 汽车

  @明天会更好:淘宝上的童模都很可爱,可是想到他们这么小就要这么辛苦不分昼夜不分季节的拍摄,而且基本都是大人安排而不是自己意愿,就觉得也很心酸

  @水水爱地球: 我也觉得 要是第一次这样踢 孩子会哭闹 可现在孩子乖乖的 仔细想想 但凡心疼孩子的 不会接大量单子让孩子去挣钱啊

  @妮的璇子:看了视频我的火噌一下上来了,又要她给你当摇钱树,又要她事事都听你,她还只是个小孩儿啊,也得亏是个小孩了,不然早就反抗了,真的枉为人母,恶心

  @初衷:平时被宠爱的孩子这一脚下去肯定坐地上哭了……看孩子的反应估计不是第一次,哎。真心希望妞妞妈妈理解网友们,不要把网络暴力迁怒在孩子身上吧。

  @我与学生:不管怎样,我都觉得孩子不能变成家长的摇钱树,我本身就不应该接那些商业活动。

  @叶修:那么硬实的一脚说是沟通过程中动作较大,你最该的是给自己女儿道歉好吗

  @KTV-邹小姐:这么可爱的宝宝爱都来不及,踢妞妞的动作那么娴熟,一看就是自然反应,女宝平时没少挨打,哎,好吧,应该是我想多了,子非鱼焉知鱼之乐?

  @子非鱼: 具体情况不知道,但是这样肯定是不好的,教育孩子应该讲方式方法,打怎么行,而且我觉得把孩子当摇钱树是很可耻的,身为父母应该给孩子一个快乐健康的童年,

  @笑眼苏珊 : 这样的人真的不配做妈妈,孩子那么小,本该是无忧无虑、尽情玩耍的年纪,却用来做摇钱树,还被这样对待,于心何忍!

  @走啊 : 可不敢可不敢。 踢孩子这种事情,放在幼师这里就是虐童,放在别人那里就是“理解”?就算自己的孩子再不听话我也不可能打她/他,(没孩子没结婚的我)

  帮朋友拍过一次童模,孩子就小学一年级吧,一大早从外地赶过来,折腾一早上拍了30来套,拍完已经1点多了,我们大人都饿的不行,孩子妈妈一点都没说给她吃点东西垫垫,水都没喝,怕口红花了!心疼孩子!

  跟拍过一次童装~两个小孩都是有经验的童模了,但是从早上8点开始化妆,一直拍到下午7点多~中间女孩子累了,想歇会儿,她妈妈不去哄她抱她,反而和她吵起来了我们这些人对她来说都是陌生人,怎么都哄不好还是和她搭档的小男孩加上冰激凌才让她不哭的~

  但是后来几套衣服拍下来还是废片,小姑娘眼里全是眼泪~她一边拍照一边偷偷看她妈妈的脸色,结果她妈妈一直没给她好脸,她就一直委屈着拍~

  小姑娘一个小时700还是800来着,从化妆开始算时间,那一天下来差不多1W吧~

  在童装制造业发达的地区通常还伴随着与之息息相关的童模行业,有不少童模可以在1分钟内熟练地摆出多种姿势,这些孩子更换服装的频率、拍片速度较普通童模更快。

  据不完全统计,熟练的童模一小时可以拍16套衣服,每套平均4分钟。这些几乎以童模为“职业”的孩子每天都异常忙碌——写作业只能趁着化妆间歇、冬天拍夏装照片,夏天拍冬装照片,感冒了也是轻伤不下火线继续拍摄。小小年纪也有“要让客户满意”的职业意识。

  Tiffany是童模圈里一个知名度颇高的中美混血童模。八岁的她,已经在圈子里工作了3年。镜头前的Tiffany表现力极强,对于“客户”所提出的展现要求,她总能快速领会,并不停地变换着眼神和动作。这让只有八岁的她,看上去仿佛像是一个13、4岁的女孩。

  此刻,同样有着三年工作经历的童模小俊昊,却因哭闹不止而被客户替换了下来。3岁半的他,无法忍受室外高温拍摄,先是吵着喝可乐,紧接着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哭了起来,母亲软硬兼施一个小时,却仍旧无效。

  “家长们挤破头,但并不是长得好看的孩子就适合做童模。”提起俊昊,童模摄影师阿关摇了摇头。

  在开拍前的凌晨两三点,Tiffany和妈妈林女士回到家中,六个小时后,母女俩便起身,前往摄影基地进行童装拍摄。

  当天参与拍摄的有四名童模,两男两女。其中,Tiffany和Hanus都是混血儿,两人合作过六次,年龄都在七岁上下;俊昊和伊伊则分别是三岁半及四岁半。受市场因素的影响,童模的指定身高多介于100cm到130cm之间,因而孩子的黄金年龄在三到七岁左右。

  童装拍摄多为反季节。盛夏,气温高达三十六度,穿着长袖风衣的Tiffany,一个小时下来,已满头大汗。休息间隙,一阵微风吹过,她眯着眼深深吸了一口气,像是对自己说了一句:“心静自然凉。”对此她早已有自己的把握和解决方案。

  “拍外景很辛苦的,日晒雨淋。”林女士说。大多数时候,她站在阴凉处,一点点指导着Tiffany的动作,表情。太阳过于刺眼,Tiffany喜欢皱着眉,为此,妈妈一直在提醒她。

  当天下午三点,一直暴晒的天空飘起了小雨。工作人员都撑起了伞,摄影师也披起了雨衣,Tiffany却依然冒着细雨继续拍摄,直到工作结束,她竟然没有抱怨半句。

  记者问她:“累吗?”,Tiffany耸耸肩,露出一个夸张的苦笑:“没办法,这是客户的要求。他们觉得不行就是不行。”对于女儿的“懂事”,Tiffany的妈妈表示非常满意。她直言,对于盛夏时节的拍摄,有时她自己身处户外都受不了,但是八岁的女儿却能做到,这让她觉得“欣慰”。

  “来,准备一下,换下一套服装。”在四个孩子中,Tiffany的进度最快,尽管她的长相不算最拔尖,但表现力极好,这是服装品牌商方煜(化名)第二次和她合作。

  在方煜眼中,Tiffany是一名真正“专业”的童模:她知道自己哪个角度最上镜,闪光灯闪一下就主动换动作,更重要的是,她能快速地调整工作状态,前一秒她还是一副惫懒的模样,但当镜头举起来时,她便立马打起了精神。有时她还会引导自己的小搭档Hanus。Hanus性格有些叛逆,每当他为阳光太刺眼而苦恼地抱怨时,Tiffany就立马帮忙想出好几个造型,来挡住直射的阳光。

  但是第一次拍平面时,Tiffany却是状况频出,拍到一半突然嚷嚷着想睡觉。“哪知睡醒之后又不肯拍了”。第二天,林女士就收到信息:Tiffany被换掉了。为了提升她的技能,妈妈给Tiffany报名了走秀培训班,上了一期课程后,她的童模之路终于慢慢顺遂起来,各类广告、平面、代言应接不暇,最多一天拍两场,一周能接到八九单。工作强度完全是由Tiffany的妈妈说了算,倘若女儿不愿意,她自然有劝解的办法。

  慢慢地,三年里,从第一次拍平面模特只有一张千元代金券到现在,Tiffany通过自己的努力攒下了15万元——在透露女儿的“收入”时,林女士小心翼翼地打开手机,摁下这个数字。林女士称,每隔一段时间,她都会定期带女儿去银行看自己的存款,这样,“她可以从中体会到‘工作’的意义”。

  “像昨天,本来我不希望她接这一单,但是她认为客户从福建远道而来,非常有诚意,所以一直坚持。”镜头外,林女士用手机给正在拍摄的女儿录制着小视频,尽管他们脸上舟车劳顿的疲倦感还未散去,但眼里却是闪着光。

  从早上十点到下午五点半,除去化妆、吃饭、午休的时间,采访当天,Tiffany总共工作了六个小时。这不算工作时长久的一次,曾经,Tiffany试过从早上八点拍到晚上八点,总共换了60套服装。

  “一小时一两千,这个钱不是那么好赚的。”童装品牌的负责人方煜川看着Tiffany和Hanus,擦了擦额头上的汗。“像这种拍摄活动,一般都是四小时起步,有些童模一天赚的钱可能比我们搬一个月的砖还要多。”在一旁负责打光的场景师悄悄对记者说。

  但混迹过童模圈的人都知道,对于混血童模来说,一天好几千可能只能算正常价格。“这个市场上永远是男模比女模少,混血模特比中模少,越供不应求就越贵。相比之下大部分的模特价格可能更低,一天才几百块钱。”

  摄影师阿关在童模圈里待了二十年,他拍摄过最“贵”的一个深圳童模,名叫娜娜,是一名漂亮的中美混血小女孩。“保守估计一年三百万,最低起价一小时六千,她总会对外面的人说‘我家别墅都是我买的’。”

  娜娜从六个月大时便开始做模特,但是已经十岁的她,身高却严重受到影响,才仅有130cm左右。据童模卡资料显示,娜娜的工作频率非常高,经常一天拍三四单,仅平面拍摄,去年娜娜就参与了近九百次。

  像娜娜这种全职童模,阿关见过不少。他观察到,陪童模来拍照的大多是全职妈妈,她们一般没有自己的事业,陪着孩子到处赶通告,有些发展很好的孩子,父母可能会选择双双辞职,专门陪着孩子接活。

  “一个孩子可以养活全家,我不清楚他们的家庭经济状况究竟如何,但是那种父母或多或少希望把孩子打造成童星,有的家长可能自己就是干这一行的。”阿关说。阿关的女儿长得非常可爱,但他称,拍了那么多童模之后,他完全不希望女儿接触这一行。

  俊昊的妈妈,曾经从事的就是艺人经纪工作。现在,她已经成为了一名全职太太。

  工作的那几年,俊昊妈妈的手头上积攒了不少摄影资源,让孩子进入到这一行,在她看来是占据天时地利的选择:空闲的时间、充足的摄影资源,“偏偏孩子又长了一张这么好看的脸”。

  化妆室里,3岁半的俊昊一边全神贯注地看着《小猪佩奇》,一边由着化妆师在他脸上涂抹化妆品。无可否认,在同龄幼童中,俊昊确实算是“高颜值”的一类,大眼睛、长睫毛,高鼻梁,像个洋娃娃。

  对于这个漂亮的男孩子而言,化妆已经是一件习以为常的事情。为了让俊昊能安静下来,妈妈想过不少法子:起初他会对桌上的瓶瓶罐罐充满好奇,妈妈就给他“生动”描述,比如将“画眉”形容为“画毛毛虫”。渐渐地,俊昊竟对眼影、口红、鼻影、高光等如数家珍。

  但对于自己所从事的“工作”,俊昊一无所知,尽管他在尚且几个月大的时候,就被妈妈带入到了这个行业。他非常疑惑,为什么妈妈总会扯着他到处“影像”——去年8月15日、16日,俊昊曾连续两天在深圳参与拍摄;20日,俊昊还有一场拍摄。

  作为一名“经纪人”,俊昊妈妈无疑是专业的。她非常懂得如何避开这个圈子里的“坑”:“就拿拍童模卡来说,市面上的价格收费非常混乱,几百到上千不等。“如果你去找外面的摄影师,他们可能会瞄准家长们想要打造童星的心理,一张童模卡就收费五千。有的经纪公司,会以包装童星为由和家长签约,但是签约后的价格、工作量都不是自己能决定的。”

  为了培养孩子,俊昊妈妈给孩子报名了佛山的一家走秀培训班,课程费与普通的兴趣班相差无几,一小时两百块左右。她希望有一天,孩子也能成为镜头里上最闪光的那一个。

  可是俊昊显然对拍照表现出不适。周围炎热聒噪的环境,让他非常不耐烦,从十点到十一点半,俊昊哭闹不止,阿关的拍摄也因此中断了无数次。妈妈试图用可乐、泡泡机、录音机等轮番分散他的注意力,统统失效;直到他穿着品牌方的服装遍地打滚时,妈妈终于开口斥责了他——瞬时间,俊昊的哭声分贝达到了最高值。

  “换人换人!”最终,负责人方煜挥了挥手,脸上流露出无可奈何。拍摄现场,顶着烈日工作的人有十多个,谁都不会因为其中一环而拖延进度。

  被换掉的俊昊抱起了可乐,慢慢平静,他终于可以逃离这次拍摄。“但他只是比较难控制,开心了就会拍。”俊昊妈妈这样说。她不太想放弃,并称等孩子大一点了,她计划带俊昊去好一点的培训机构进行学习,“再磨磨性子”。

  像这种突然换人的状况,方煜川经常遇到。最无奈的一次,是一位小男孩在拍摄了三天视频广告后,突然被爸爸带走。“当时带孩子来的是妈妈,但爸爸得知情况后非常生气,直接来到现场对着妈妈吼:我们家缺钱吗!”为此,方煜只好重新找来身高相当的童模拍摄后续,再花15万处理前面的镜头。

  “家长们挤破了头,想要望子成龙,但并不是长得好看的孩子就适合做童模。”阿关说,他见过太多家长,兴冲冲而来,失望而归。

  拍完照,已临近六点。Tiffany和搭档Hanus偷偷商量着一起去玩——去年,Hanus跟着妈妈移民去了英国,这次是他回国后的第一次拍摄,也可能是他最后一次拍摄。

  Hanus很高兴,自己马上要脱离童模圈了。对他来说,这份“工作”尽管简单,但并不开心,“拍照的时候,他们一直让我收肚子,可是我本来就有肚子啊!”他总会和摄影师产生冲突,妈妈也因此训斥了他好多次。

  “但是我从来没放弃我的梦想,我一直在追求我的梦想。”记者用一块披萨,交换了Hanus的一句真心话。他说,他想成为C.Ronaldo (罗纳尔多),等他下个月回到英国,他准备好好练习踢球,争取进世界杯。

  下个月,Hanus将跟随父母回到英国。不管是对童模来说,还是对童模家长来说,未来都是未知的。

  去年九月,Tiffany升入了二年级,每周一到周五,除了上课,Tiffany还需要参加架子鼓培训班。林女士称,三年的童模生涯,提升了孩子不少自信,“所以现在就以发展兴趣爱好为主”。

  林女士有意减少女儿的拍摄频率,但每周末Tiffany仍会有两场拍摄,一个月大约拍七到八次。林女士认为,孩子在这一方面有天赋,但和大多数中国家长一样,她更看重Tiffany的学习。“不想给她请太多假,如果孩子在学校学习不好,是会影响到她的自信心。”

  上个学期末,Tiffany拿到了数学满分、语文99.5的好成绩,看到女儿的奖状时,她觉得很欣慰。

  Tiffany的妈妈说,她非常希望小孩长大了能做一些与美有关的事业,“当然是属于走高水准路线的那种。”不过,Tiffany的愿望倒是与美没什么关系,因为工作原因,时常被妈妈控制饮食的她,迫切地想拥有一台冰淇淋车,“我想成为制作并卖冰淇淋的人”。

  只有4岁的伊伊,是唯一一个真心喜欢拍照的孩子,准确说,她更喜欢看照片中穿着各式各样漂亮公主裙的自己。

  尽管伊伊对世界的认知还停留在懵懂状态,但对于美她却非常执着:吃泡面的时候,她会从始至终盯着镜子中的自己,观察自己的仪态;她不愿意别人叫她“小宝宝”,而是应该称“小仙女”;她最喜欢的卡通人物是美羊羊,“因为有一个‘美’字”,所以她的愿望是拥有一条美人鱼的尾巴。

  伊伊的家庭条件不算太宽裕,她还有一位8岁的姐姐和一个6岁的哥哥,如今都在读小学。伊伊的妈妈说,看到妹妹报名了走秀班,姐姐非常羡慕,但是带姐姐试过两次之后,她认为妹妹的天赋确实更高。

  如今,妈妈陪着伊伊四处跑摄影通告,她将大部分的“宝”都压在了这个最小的女儿身上。看着这群工作后晒黑了一圈的孩子,有时她也想打退堂鼓,“但是必须克服!在这一行里,家长不强大,孩子怎么可能强大得了。”

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,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,谢谢合作!



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